会议简报丨诺奖得主汉森:如何在不确定性迷雾中航行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22 03:18

一财经研究院经济学家/监管/技术

作者:后歆桐/第一财经记者

导语

“陆家嘴论坛·高金之夜:经济全球化下的金融更始与风险防范”近日在沪召开。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加哥讲席传授拉尔斯·皮特·汉森(Lars Peter Hansen)介绍了不确定性的多重因素、统计量的复杂性、经济学模型中的理性预期理论等,并理论结合实际,探讨了不确定性对气候变化及金融市场监管的意义。国家金融成长尝试室理事长李扬,国务院成长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张承惠,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传授张春,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丁剑平等嘉宾进行了圆桌会商。本次会议由第一财经研究院院长、《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纂杨燕青主持。

金融危机10年后,全球经济终于初步显现同步复苏态势,但复苏背后,却多有不确定性“阴霾”。

为了走出危机所引入的前瞻指引、量化宽松、超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等新型货泉政策手段,给市场注入“强心针”的同时也造成诸多后遗症,货泉政策正常化之路难启;特朗普被选后,在政经规模频出“奇招”,欧洲大选年政治风暴此起彼伏,令复苏进程更为坎坷;此外,全球规模内的贸易争端扑朔迷离,科技进步正颠覆传统全球价值链……也许独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我们正面临各类不确定性。

在此大环境下,“陆家嘴论坛·高金之夜:经济全球化下的金融更始与风险防范”请来了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加哥讲席传授拉尔斯·皮特·汉森(Lars Peter Hansen)介绍了不确定性的多重因素、统计量的复杂性、经济学模型中的理性预期理论等,并理论结合实际,探讨了不确定性对气候变化及金融市场监管的意义。国家金融成长尝试室理事长李扬,国务院成长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张承惠,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传授张春,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丁剑平等嘉宾进行了圆桌会商。本次会议由第一财经研究院院长、《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纂杨燕青主持。

汉森传授演讲

嘉宾圆桌会商

会议集锦

不确定性有三重因素

作为一名计量经济学家,Hansen传授讲解了如何从分歧角度熟悉不确定性。

他称,统计学在经济分析中有双重角色。其一,在模型之外,研究人员估量未知参数并评估模型的影响;其二,在构建动态经济模型时,研究人员要描述经济主体,包罗消费者、企业、个人等在面对不确定性时怎样做决策,怎样做成本配置,并猜测市场表示以及对资源配置、经济政策发生的影响。

基于此,Hansen传授介绍了三重不确定性因素:风险、恍惚性和错误设定。风险即模型内的不确定因素,也就是在给定概率模型的环境下未来功效的不确定性。恍惚性指的是模型选择的不确定因素,即我们对每个分歧模型的衡量有几多信心。而错误设定是模型设定的不确定因素,关注我们如何应对现有模型中潜在的位置缺陷。

“我们要问模型可能会出什么问题,可能会呈现哪些错误的设定,这些设定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这些错误设定是否有严重的问题。”他称。

与三重不确定性因素并存的还有统计量的复杂性。在Hansen传授看来,这涵盖三个问题:其一,统计量的学习和推论在何时是具有浮薄战性的?“此刻经常研究行为经济学和金融学,这有点像心理学,心理学只是一部门,行为经济学和金融学覆盖更广泛。”他称。其二,什么时候行为扭曲有更大空间?Hansen传授称,“我认为在环境更复杂的时候,行为扭曲有更大的空间,因为环境复杂的话,有更多的不确定性,人们的视角也纷歧样,因此就会呈现行为扭曲。”最后一个问题是,统计量的不确定性何时会引起市场价格波动并影响资源分配?

面对这三个问题,Hansen传授建议,“应该采用一种对于复杂性的更广泛的视角和不雅概念,然后用统计学的一些工具来辅佐我们更好地舆解不确定性。

Hansen传授还从不确定性的视角评估了持久不确定性和理性预期理论。

对于持久不确定性,他通过斗劲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和乔尔·莫基尔(Joel Mokyr)对技术在经济增长中的感化猜测的分歧,引出了持久不确定性。前者对未来技术成长不乐不雅观,认为增长率的变慢是不成避免的。尔后者则认为,在过去一个世纪有很多创新,之后也会呈现很多创新,因为每个世纪城市呈现怪异的问题,技术会不竭涌现。

“这就是宏不雅观经济中的持久不确定性,而这种宏不雅观经济的持久不确定性会有深远的影响。”他称,“中国GDP和工业出产过去快速增长,目前处于缓和增长。对于未来的中国GDP到底会有更稳健的增长,还是会有一些稳步下滑,猜测很多。这种猜测就是持久经济增长的猜测。

谈到经济模型中的理性预期理论,即经济参与者(投资者)使用持久数据来揣度模型及其参数的做法,Hansen传授暗示,理性预期的理论具有影响力,但仅以风险为特征而忽略了其他的不确定因素,也并未正面解决统计方面的浮薄战。

Hansen传授还评估了实证宏不雅观金融模型。“模型在宏不雅观金融规模获得了验证,那就是实证宏不雅观金融模型,这个模型是看金融市场的行为和宏不雅观经济之间的关系。”他称,该模型的成功成立在投资者对宏不雅观时间序列中隐蔽的统计量因素的了解。

他并补充道,“对模型的视角和观点也会跟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而这种视角变化也会导致金融市场和宏不雅观经济的波动,就会呈现核阅期和乐不雅观期,就会呈现熊市和牛市。我们用模型时要做持续性调整。

金融市场监管不能忽略不确定性

固然不竭强调不确定性,但Hansen传授暗示,固然经济学和模型并不能给我们一个精确的答案,但并不意味着其对于政策没有任何借鉴意义。

基于上述判定,他将经济学、模型、不确定性与社会问题相结合,分析了不确定性对气候变化政策及金融市场监管的意义。

“在地舆科学规模有很多很是周详的模型,研究者使用它们对气候变暖做了很多研究。这些模型从数学角度而言,真的长短常周详、很是高端、很是复杂。但它们同样也有瑕疵,有很多问题。”Hansen传授认为,最终全球平均温度与特定大气温室气体浓度不变程度有关的均衡点仍然有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使得设定减缓全球变暖的不变方针变得更加复杂。“从气候学、经济学角度,我们其实城市看到有很多不确定性,这对我们的决策也会发生重大影响。在猜测未来方面,我们要熟悉到这些限制,而不是忽视这些限制,只有这样才能开展更加富有成效的、沉着的探讨。”

熟悉到不确定性在金融市场监管规模的存在,在他看来,也同样必要。

“美国有金融不变监督委员会,中国2017年也成立了金融不变和成长委员会,两国都面临一个共同的浮薄战,就是在政策制订方面,此刻的决策者都在讲系统性风险,但其实目前很多经济学家对如何界定系统性风险还不能完全确定”。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应该把系统性风险视为系统性不确定性,需要进行更多研究,才能有更加准确地舆解,目前,对于系统性风险的有限理解浮薄战着其作为金融监管原则的价值。

他进一步阐述道,固然金融市场监管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但不代表着需要一套复杂的解决方案。

“因为我们必需要承认,我们对于金融市场和宏不雅观经济的理解是有限的,我们盲目追求复杂的解决方案,而有时简单的政策就可以帮我们避免不确定性。”他提出,可以斗劲分歧的模型,找出潜在的另类的解决方式。此外,应采用简单稳健的政策,其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避免给经济环境徒增不确定性,在分歧的模式下都表示良好。

“因为此刻经济本身已经很复杂了,假如再采用复杂的政策,就会导致更多的不确定性。此外,很多政策存在很多自行裁决空间,这又会增加很多的不确定性。”他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纂:

声明:该文不雅概念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处事。

阅读 ()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